suncity7.com:飞卢小说网

suncity7.com:那个世界的王 祭天

小说:葡京网络赌博  作者:白平王  回目录  举报
  他们再又拿来食物与水放在我面前要我用餐。正准备用餐的时候就听过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suncity7.com:没过多久这几个人就进了我的房间,走在前面的那个披着一件麻制的披风,前面正好盖住肚子,后机已经托在地上了,两个手臂露出来,下身系着一块豹纹皮,穿着一双厚底的草鞋,全身被太阳晒得黝黑。有一撇八子胡须与两颗长长的尖牙组给一个“介”字,一付精力充沛的神态,他冲着我笑。

  我木在那里很久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崖蓝子吗。看到他我心里很是开心,我叫他坐下,问他用过餐了没有,他摆摆手,我叫慧智再给添上食物,把慧光留在我身边给我做我的翻译。

  崖蓝子说开始说话了:“上次你去我家,因为双子山部落民众出现瘟疫,有几个族长都染了病,我正好外去寻草药,家人不便接待外人所以让你白走一趟,也不知道我能帮到你什么。”

  “上次去你家的确有事求你,”我看了看周围说道,“因为这里的人看管火种太过严谨,想去你那里借火一用。但这事已经过去了。”

  “哎!”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你恐怕找到我我也无能为力。”

  我有些疑惑问道;“为什么这样说呢?”

  “听你这样说看来你是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我给你说说吧,在我们大白沙部落,共有五大部落联合组成,分为白沙,临水,双子山,云中,水中,之前我们部落之间战争不断,最后前白沙部落首长调停。我们黄尊他为大部落长,我五个部落就叫大白沙部落联盟。我们从此协起手来共同对外。我们现在的大部落长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人称他为战神,只要有对外战争,没有一场不是我大白沙部落胜利的,我们五个联盟的部落之间几十多个花开花落一直团结在一起。双子山部落首领善于用火,云中部落首领善巫术,水中部落首领善于建筑,我是临水熟悉百草。我们用为自己善强的事而被众人崇拜。我们不会去做自己不善强的事,也不会去做自己不该做的事。”崖蓝子说道。

  “不过还好,这事我后已经解决了,”等他说完我马上说道。

  “能与您交往是我的荣幸啊!”我说道。

  “能与你交往才是我的荣幸,你可谓是神人啊,你修建的祭天台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崖蓝子回敬了我一句,他接着说道:“昨日我们几位首领齐聚祭坛,对你修建的祭坛赞不绝口。今天我也是为这事而来,也是为你来道喜,我们三日后要在祭天坛举行祭天仪式,大部落长与我们各首领都同意邀请你也一同来参加。这也是对你的肯定啊,我今天就是来邀请你的,以后我们在一起见面的日子就会更多。”

  “你说的是战神大部落长吗?”我问道。

  “是的,就是我们大白沙部落的主人。”他说道。

  “承蒙错爱,我是不是要先去拜见一下大白沙部落长呢?”我问道。

  “这样好,我会留一个仆人在这里明天由他引你去见大白沙部落长,”崖蓝子说道。

  我们还说了一些生活上的事情,因为有人翻译我们在一起交流要顺畅得多。

  第二日我跟慧光与慧智随崖蓝子留给我们的仆人一起去见大白沙部落长。

  我从俘虏营出发,大约步行二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白沙城,我们祭天坛就建在白沙城附近。

  白沙城是我在这里见过最热闹的地方,在城里有的小巷上人挤着人,有买的有卖的。

  我不知道被带着转了多少个弯,一幢很醒目的房子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房子有一半建在白沙河上,水里立着几根石柱,这房子就座在这几根石柱上面,最远的像榭一的建筑升入河中间二三十米有余。房子大部分用的是木材,屋顶由一张张干草垫子盖着,这些干草垫中有的些地方还长出几根清草来。有的还开着小花。太阳光通过水面反射到房子上闪闪发光,大门口两侧各立一块大石,里面有院子,院子里有人在操练。我们随着崖蓝子给我们安排的仆人进了院子。

  到了门口时,我叫那个仆人进去报告一下,我们先留在门口候着。没有过多久那仆人就出来了,说大白沙部落长要我们进去,但这位仆人自己没有打算再进去。他回临水部落去了。

  我随慧光进了屋子,屋子里面宽敞而且明亮。我又走过一条过道没见到一个人。

  到了里屋,只见一个人用盆打着水正跪在那里洗着头发。我与慧光相互望了一眼有些茫然。

  慧光过去问了他一声,他用手把花白的长发托起看了慧光一眼,

  慧光回来报我说道“我跟他说要他帮我们去通报一下大白沙部落长。他回答要我们先去那边坐着。”

  在前面有台子,这里貌似是大佬们议事的地方。我在那里伏地而坐,慧光。与慧智就坐在我后面。只见那个人不急不忙的在那里洗着头发,我们等他洗完头以后,他打开后门,河风从这里吹了进来,他站在阳光底下,把头发披在前面。借着河风在那里吹着头发,终于等到他把头吹干,他把长发披在后面露出一张上了年纪的脸。脸上已经皱纹密布,眼袋挤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鼻子依然JianTing,花白的胡须留得很长。他没有长长的尖牙。

  他走到我们身边坐下,打量了一下我和慧光,慧智,看着我说到:“你就是那个修祭天台的人吧。”

  我点点头,“小小功绩,前来向大白沙部落长汇报,希望没有让他失望?”

  “我为什么会失望呢?”他反问我一句。

  当慧智翻译过来时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样问我很出呼我的意料。

  没有想到他真的就是这个大白沙部落的崖蓝子口中说的那位战神。

  “大白沙部落的人们一定会很感激你啊!”我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安静,接着就无根无据的说了这一句。

  “人们为什么要感谢我呢?”他又反问了一句。

  他这样一问我没法再谈定了,gao得我不知所措,我如是说:”我能看出你是一位很朴素节检的主人啊!说明您一定很爱惜人民啊。”

  “我不爱人,我从没想过要给别人做出什么事,所以我不想要他们感激我。我不想要他们感

  激我所以我也不会去做让他们感激我的事。”他说道。

  看来我今天可以说是见到了真正的话题终结者了。

  我们沉默了一会,为了打破这样的气氛,我又说道:“今日能见到您是我三生有幸啊,您能教我一些什么吗?”我让自己尽量保持谦虚。

  “你一定要学一点东西走吗?”他又反问道。

  “是的啊,都说您是这天低下最有智慧的人。”

  他把眼眯成了一条线。像个老道士一样打坐在那里。

  过了好久把语气放得很慢说道。“难道你还没明白吗?”

  我有一点摸不着头脑,如是回了一句:“啊.”慧光看着我好像不知道要怎么翻译一样,他当时的样子有gao笑。

  我越来越觉得坐在那里有些不自在了。如是我就向他请辞出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问慧光通过今天我们的交谈怎么评价大白沙部落长。

  他说道:“他在民间没有留下什么美名也许证明了他的无知吧。”“老师你怎么看呢?”慧光这样问我。

  “不知道,因为我还看透他在想什么,想要表达什么,”我回答道。

  第二天就是祭天的日子,天微微亮我就起来了,我沐浴更衣后叫上慧光,慧智,也没有叫轿子,很早就步行出发了。

  一路上三步当作两步行,赶到祭坛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现场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崖蓝子也到了,他像是在盼着我到来一样。看见我到了,连忙过来抓着我的手,拉着我就往祭天台上面爬,慧光慧智被隔在了祭台下面,爬上祭天台我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崖蓝子看上去好像一点也不吃力。若无其事一样,等我们赶到祭台上面时,原来仪式只是在等待我们两人了。

  坛上加上我们一共有七人,大白沙部落长背朝着白沙河坐着,阳光从他的右侧照射过来,祭坛中心放有干材,干材上面像是淋了动物的油一样,大白沙部落长的头发与胡须都是精心打理过的,身上披着一张条纹兽皮,像和尚袈裟那样披着,怀里抱着一把剑,用一张兽皮包着只现出个手柄在外面。

  他在右手边站一人,此人个头比我等高出许多。满脸横ròu,皮肤呈枣红色。尖牙长过了下巴。穿了一边耳环。这耳环像是骨头又像是玉石制成的。耳环比他的耳朵还要大。上身ChiLuo。下身围着一条像是老虎皮一样的裙子。光着脚叉开站着。

  在大部落长的右前方站着一人,这个身披着血色长袍背对着太阳站着,长袍上有斗蓬,戴着斗蓬,长袍托地,没有一点露在外面的皮肤,从身形上看相当枯瘦,

  大首领左前方站着一个不过二十的青年,此人英气逼人,这脸孔就像是被雕刻过一样精致。赤着上身,身上肌ròu线条轮廓清晰。就如同一座希腊雕塑立在那里一样,他就是浪里浮沉。

  浪里浮沉身边站着一老者,这们老者须发全白,用绳子箍着头,头发织成辫子,两道浓密的眉毛已经搭在一起,胡须被割得很短。穿的很合身的衣服。手拿着火把,

  再过来就是我和崖蓝子。崖蓝子还是那样子的打扮。大部落长看到我们上来。用手示意了一样要我们站在左边。

  仪式要开始了,大部落长说了几句,因为没有翻译在我身边,我没能完全听懂他说的的意思。像是说万物生长什么的。

  大部落长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怀里那把剑来。这剑有他的两只手臂长,质地你似木似玉,我能感觉到它的锋利。双手捧着用眼晴打量了几遍,看了穿血红色长袍人一眼,只见那人从袍子里shen.出一双又白又瘦的有点吓人的双手来。从白沙王手里接过剑又回到原位。

  我们同时往后退了几步,那个拿火把的老者走到祭台中央把干材点燃。此时从祭坛的四面抬上来四个ChiLuo的青年男子。他们被绳子绑在木制的十字架上面,木十字架上设有挂勾,他们把这十字架很巧妙的挂在我设计的祭坛四角的石十字架上,难道他们就是今天的牺牲品吗?我有点不敢想下去。

  毫无疑问这穿血红大长袍的人就是巫师了,只见他有节奏的飞舞着利剑。一时东一时西的,口里念念有词的。实然间起风了,风吹得坛中的浓烟四处乱窜。我都被烟熏得眼泪直流,正当我被烟熏得打开眼睛的时时候,实然听到一声惨叫,当我打开眼睛看清楚时被吓傻了,这一剑正中刚刚被挂上去的那男子心脏,血喷涌而出。那人不停的抽搐。摇得十子架嘎嘎直响。台下传来人们欢呼声,拿火把的老者大步上前,点燃早已放在十字架下准备好的干材。

  我把眼晴闭上不想看一幕,随之而来的气味让人恶心。煎熬还没有结束,直到四个牺牲品全部牺牲,直到我再也听不到有生命在挣扎的声响时我才打开眼晴,我不敢让我的眼晴去看那四个惨人的十子架。仪式终于结束,

  我在下祭台的时候有几次都差点失脚滚下来,到祭台下面,他们几个部落首长在那里交谈了一会,好像是和我有关系的事。此时慧光与慧智已经来到我身边。不久大家就散了,虽然仪式已经结束,但我脑海里一直在重复着在祭坛上那触目惊心的场面,我一直心情不宁,最后崖蓝子走过来。要我与我的学生先去他那里先住下,就不用再去原来的俘虏营了。我也没有推辞。

  我们随着崖蓝子来到了他的住处。

  已经是我第三次这到这里了,我又见到了他的家人,他的几个儿子长得更高了,特别是他的大儿子伏地已经与崖蓝子差不多高了。女儿也长高了,我觉得更加的可爱了,他的两个老婆与他的母亲没有什么变化一样,他给我们安排到了后面的一个很安静的单独的院子里面,一共有两间房间,有chuang铺有桌子有贮水的陶罐。里面打扫得很干净,前面的小院子也有半个篮球场大,院子的边上还长有一些杂生花草,此时的花已经凋谢了,这已经是我来这里最好的居住环境了。

  我又安排慧智回俘虏营去帮我们把一些我认为对我很重要的东西拿过来。算是有了一个像样的落脚地了。
    飞卢小说网 www.308.gan844.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暂无读者还喜欢
ag娱乐网址导航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
永利皇宫IM棋牌 太阳城网上娱乐现金网登入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sunbet官网 巴黎人江西11选5时时彩计划软件 亚洲星娱乐现金网
277sun.com 凯旋门棋牌网站 太平洋BBIN电子 888真人BBIN 银河HB
澳门银河棋牌导航 如意坊娱乐申博梦 香格里拉娱乐棋牌网站 大众棋牌乐游棋牌 sun513.com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址 摩斯国际WM棋牌 www.pj8565.com登入 888sun.com 372tyc.com